81岁万隆罢免52岁儿子 2000亿的盘谁来接班

原标题:81岁万隆罢免52岁儿子,2000亿的盘谁来接班

来源:盐财经

作者 | 何欣

上市公司又上演宫斗戏,这次的主角是一对亲父子:万洲国际董事长万隆及其长子万洪建。

1个月前,6月17日,万洲国际发布一则罢免公告,根据公告,万洪建不但被免除了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集团副总裁的职位,同时,他作为万洲国际环境、社会及管治委员会及食品安全委员会成员的身份,也没了。

图|万洲国际罢免公告

这意味着,万洪建被自己的亲爹直接踢出公司。公告给的罢免理由是,万洪建近期对公司财物作出“不当的攻击行为”,觉得他“无法履行其作为董事的才能、审慎及勤勉行事的职责”。企查查数据显示,万洪建目前关联3家企业均已注销。

万洪建到底对公司财务做了怎样的“不正当攻击行为”?一个月后,7月16日,万洪建接受媒体采访,6月3日,他与父亲万隆在办公室交流发生“冲突”后,自己头撞玻璃墙柜、被父亲保镖按在地上制服等细节浮出水面,读者才隐约明白“对公司财务的不当攻击行为”的所指。

万洪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爆料了一个细节,称“万隆还要任职5年以上,并没有接班人的计划。”

针对万洪建近期的这些爆料,7月19日上午,万洲国际回复盐财经的采访称,公司不会回应这些问题,也没有后续回应的计划。

到底是父子冲突还是权利斗争,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万隆的万洲系千亿商业帝国的接班人再次陷入谜团。

01 万隆的千亿商业帝国

或许大家对万洲国际比较陌生,但说起双汇火腿,应该无人不知。

图|双汇火腿

没错,万洲国际是双汇发展的母公司,就连美国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也是万洲国际的全资子公司。

如今81岁万隆,便是港股万洲国际和A股双汇发展两家上市公司董事长,两家企业的市值合计1800亿,去年两家的营收合计也超过了2000亿,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千亿商业帝国。

其中,2020年,万洲国际营收255.89亿美元(约1655.56亿元),双汇发展营收738.63亿元。

因此,万隆也被称为“最有钱的食神”,在福布斯今年发布的2021年度全球亿万富豪榜中,万隆以19亿美元(约合124亿人民币)的身家上榜。

图|万洲国际董事长万隆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81岁的万隆不肯退休的原因,那只能说你还对万隆的经历不太了解。

1940年出生的万隆,以前当过铁道兵,复员后被分配到家乡河南漯河肉联厂(双汇的前身),从基层办事员做起,后来做到了办公室主任、副厂长。

1984年,老厂长被调任,临走前,推荐万隆做代理厂长,就这样,副厂长的万隆高票当选为厂长,那一年,万隆44岁。

不过,万隆接过的并不是好差,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当时的河南漯河肉联厂经营情况并不好,固定资产不到470万元,负债却达到580万,极度考验他的能力。

当上厂长后,万隆就干了两件让员工和领导都颇为震惊的事。首先,他一上任就一口气开除一批人,其中,还包括其他副厂长,可想而知得罪了不少人,即便是多年过去了,事后回忆,他自己会感慨:“幸亏把企业搞上去了,否则我的下场比谁都惨。”

为了让尽快改善当时肉厂的经营情况,他还打破常规,用两分的价格溢价收购猪肉,后来,他又创新销售渠道,将猪肉加工后销往苏联,在1991年苏联解体前,这些举措让漯河肉联厂获得新生机。

1990年,当时漯河肉联厂的销售额已从1984年的1000多万提升到1亿多。此后,万隆带领漯河肉联厂迎来一个个高光时刻。

第一个高光时刻是1997年,便是推出“双汇王中王”产品,“双汇”面世5年就登上了火腿肠市场第一的宝座。

1992年,“双汇”品牌面世,尴尬的是,双汇火腿一面世就陷入了与春都、金锣等其他火腿肠的价格战。为此,万隆不得不每年新增20条生产线,还建立了自己的食品城来应战,但直到1997年,推出“双汇王中王”,在火腿肠中添加大瘦肉,并以此为产品卖点,才拉开与同行的距离,逐渐登上双汇的火腿肠市场的龙头宝座。

图|双汇王中王

伴随双汇品牌的快速发展过程中,河南漯河肉联厂也经历了改制、重组、上市。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漯河肉联厂改制,旗下的火腿肠分厂和辅助性材料分厂重组为“双汇实业”,到深交所成功上市,即为“双汇发展”。

直到2007年,双汇的国有产权转让和战略重组才完成,并在2010年,完成整体上市。

第二个高光时刻,便是双汇发展的母公司万洲国际的上市,它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

2013年,母公司双汇国际(2014年更名万洲国际)以71亿美元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并于2014年8月在香港上市,两年后,万洲国际跻身《财富》世界500强,成为国内唯一上榜的食品企业。

可以看到,从接手资不抵债的河南漯河肉联厂,到利用外资对肉联厂改制、再到开创双汇品牌,并将其重组上市,孕育出两个上市公司,这一复杂的过程,万隆只花了30年的时间,这样的商业运作并不多见。

在这30年里,他陆续引进6个国家和地区共计16家战略投资者、财务投资者进驻,帮助其完成对双汇的改制,在这过程中,他一直掌握着对双汇的控制权,真正做到了利用外资。这大概就是万隆的底气所在,也一步步强化他的强人管理者风格。

如今,经过多轮改制、上市与重组,万隆家族已持有万洲国际约15%股份,成为万洲国际的实际控制人。

可以说,万洲国际已经是万隆的家族企业。而河南漯河肉联厂过去30余年的蜕变,万隆作为核心人物的角色显然不容置疑。

02 现金分红牛的隐忧

万隆引入的第一次引入外部投资机构是在1994年,香港华懋集团向双汇注资1.27亿元,用于扩大规模应对同行竞争。

图|2013年双汇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

其中有一个细节,将万隆的强人管理者的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当时,华懋董事长龚心如,想进一步控制双汇,并开价三个亿,提出更换双汇商标的想法。没想到万隆一口回绝,并称,如果龚心如坚持控股,就撤了她的股份,当时关系一度紧张。

而龚心如当时安分接受财务投资者这样的局面,是因为她投入双汇的1.27亿,当年底就享受了3000万分红,收益率高达23%。

事实上,从这一个细节也可以窥探,这么多年万隆与众多外资斡旋的本领不容小觑,而高比例的分红无疑是他让这些外资投资机构甘愿做财务投资者的必不可少的法宝。

高比例分红一直是双汇发展的便签。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双汇发展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56亿元,同比增长约15%。其中,双汇就拿出58.2亿元,按每10股派16.8元(含税)的比例进行分红。

事实上,这也是双汇发展的一贯风格,也是给财务投资者的定心丸。数据显示,双汇发展上市22年,已完成24次现金分红,累计现金分红达364亿,占上市以来累计净利润的74.75%,过去五年,双汇发展的现金分红率更是达到98.7%。

这两年,双汇发展也不如以前,股价和市值双双腰斩。股价从去年8月高峰时期的65.65元/股,跌到如今的29.88元/股,市值也从2163亿元的高点,到如今跌破1000亿元,几近腰斩。

图|双汇股价自6月3日起加速下跌,相较于去年的最高点已“腰斩”

双汇发展的主营业务主要分为两大块,猪肉产业链中游的屠宰和肉类加工,主要产品有生鲜冻肉品和高温、低温肉制品,其中,肉制品达到1000多种。

近些年,虽然双汇发展的屠宰及冻品业务收入比例不断扩大,2020年营收贡献达到65%,但屠宰毛利率不高,且受生猪价格影响较大,屠宰业务的毛利率进一步拖累,所以,这几年,双汇发展的利润主体依旧是肉制品。

不过,相比双汇发展,母公司万洲国际受猪周期、非洲猪疫的波动影响更大。随着猪周期进入下半场,猪肉价格一路走低,万洲国际发展压力不小。

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万洲国际营收约1655亿元,同比增长6.2%,但经营利润约136亿元,同比下滑29.4%,净利润仅为54亿元,而2019年102亿元,几乎腰斩。

今年一季度,经营情况继续恶化,万洲国际经营收入428亿元,同比增长5.2%,经营利润19亿元,同比下跌17%,值得一提的是,在美经营利润下跌约20%,欧洲经营利润接近“腰斩”。

图|万洲国际目前披露的一季报显示,公司前三个月实现营业收入66.10亿美元,实现归母净利润为2.93亿美元

而此前,万洪建在万洲国际的正是负责国际贸易业务,这也让市场对此次万洪建被罢免事件又多了一份猜测。

不过,不管真相如何,在两家上市公司或市值、或利润腰斩的情况下,万隆不但没有加速接班人计划,而是把太子一纸公告踢出了公司,无疑给双汇系未来的的发展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可以看到,在万隆长子被罢免次日,双汇发展股价大跌5.12%,市值一日蒸发58.55亿元。

不过,或许万隆并不担心此事件的负面影响。据此前媒体报道,对于万洪建被罢免,双汇总部曾有管理人员表示,“这不会影响公司发展,因为万隆在集团内部有百分之一百的掌控力。”

万洪建的罢免对双汇的发展,会不会有影响,或许仍需要时间来验证,但可以肯定的是,万隆的退休计划再度成为一个谜。

值得一提的是,万隆曾说过:“什么时候双汇从我手里交出去了,还能保持现在的发展势头,我就算成功了。”或许,如今双汇的发展困境,也是当下万隆退休计划遥遥无期的另一个注脚。

03 接班人的难题

万隆的退休计划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无奈,他从44岁才当上厂长,在对当初的肉厂经历一系列的改制重组后,股权并购后,直到2018年才完成与鼎晦、高盛等资本的股权调整,实现对万洲系的掌控。

在2018年,万洲系变为万家的家族企业后,万隆才让两个儿子进入双汇集团核心管理层,长子万洪建为万洲国际执行董事,随后成为董事会副主席。而次子万宏伟被任命为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及双汇发展副董事长。

业内人士认为,万隆对两个儿子的职位安排是用意不同。万洪建,自1990年从大学毕业后,就跟随父亲入厂,目前已经30余年,他从漯河市肉联厂的车间工人做起,在多个岗位待过,擅长市场营销,而弟弟万宏伟留过学,更擅长资本运作,从当初的职级来看,万洪建是集团二把手,被市场认为是“太子”。

值得注意的是,万隆孙辈万子豪在2015年进入双汇,在2018年开始负责国际贸易。

如今,万洪建被罢免出局,接班人花落谁家再度成谜。

梳理近年来,万隆在公开场合回应媒体关于接班人计划的回答,可以看到,他的计划一直变。

2015年,万隆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曾说准备建立一套接班人考核机制,并提到了“量化标准”、“竞争上岗”,以及“严格的考核机制”等内容,当时万隆预计,2017年任期结束换届时,如果接班团队条件成熟,他便会选择退出。如果不成熟,股东也要求连任,将会继续担任。

图|A股中高龄“服役”的董事长及直系二代接班现状

但到2017年,媒体再问万隆退休提问时,他的回应是:“不把双汇的销售额做到1000亿元,不会退休。”

可以看到,直到2020年,双汇发展的营收还只有738.63亿元,离1000亿元只差200多亿元,这是否意味着离万隆退休不远了呢?

据7月16日,万洪建对媒体透露,去年万隆做的第十四五规划中,“其还要任职5年以上,并没有接班人的计划。”

他坦言,“我其实在公司没有啥权利,与他无斗争之说,只是在业务上提出了不同看法,这触怒了他。”

7月16日,万隆回应搜狐财经称,对于万洪建爆料“父子冲突”不需要做过多解释,之后会专门说明这一问题。7月19日,盐财经记者就此致电万洲国际,得到的回应是“公司目前没有进一步的说明计划。”

但有市场人士认为,真正触怒万隆的是,6月初,公布的万洲国际举行的股东大会重选公司执行董事的决议投票结果,结果是,万洪建续任公司执行董事的选项,得到了91.13%的赞同,8.9%的反对;而万隆的赞同率才75.2%,反对率高达24.8%。

真正的答案只有万隆自己知道,但A股市场上的8旬董事长现象也并不少见,据21世纪经济报道,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A股市场有包括万隆在内的10位8旬董事长。

伴随着中国商业从“创业者时代”进入“守业者时代”,如何选好接班人,不让企业出现管理层断层也将成为公司治理中不容忽视的风险,显然,这不仅仅是万隆的烦恼。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