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黄牛转战线上捞钱

原标题:奶茶黄牛转战线上捞钱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奶茶黄牛已经不想只在线下挣钱了,他们要在线上开辟新的财富之路。

【猎云网 北京】5月11日报道(文/吕鑫燚、盛佳莹、韩文静)

“代购费50元一杯,不讲价,平时一天两三千,节假日过万。”

这份收入,是从事奶茶黄牛的刘立和吴语时,在同时开展线上和线下业务后得来的。

在奶茶店门口熙熙攘攘的排队人群中,有一群人游走在队伍外,他们拿着订单向队伍中或过往的路人询问“奶茶要吗?”这群人就是伴随奶茶业崛起的新职业,奶茶黄牛。一杯加价几十元甚至高峰期的两百元,奶茶黄牛凭借免排队的特性赚得盆满钵满。

在猎云网实地探访过程中发现,奶茶黄牛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商业体系,随着入行者越来越多,为增加销量,他们从早期的在队伍周围售卖奶茶逐步演化到在第三方平台内售卖。利用外卖平台、电商平台,将代排奶茶业务搬到线上,开辟一条新的捞钱路。

奶茶黄牛从线下到线上

“上一次借助排队现象让黄牛挣到钱的时候,还是春运。但春运的体量和排队买奶茶的体量不在一个量级上,所以最开始并不看好奶茶黄牛的生意。”

刘立入行前曾是一名演唱会黄牛,售卖各类演出、音乐节的门票。入行几年后刘立已经有了稳定的销售渠道和成熟的操作方式,但是这两年他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演唱会黄牛越来越难做了。

“去年基本上属于没活的状态”一方面是疫情的打压使得线下演出暂停,另一方面是演唱会的售卖方式发生了转变,实名制购票已成趋势。刘立表示,去年收入大幅缩水后,就一直在寻求转行的机会。

转行的契机在2020年末,茶颜悦色决定走出长沙。

此前奈雪、喜茶的爆火引发的排队现象,在黄牛圈已经造成不小的轰动。那时在刘立看来,奶茶黄牛是一个“不入流”的黄牛。“不过也确实感觉到有人在这里赚到了钱,既然错过了喜茶和奈雪,所以我不想错过茶颜悦色”。

在刘立想往奶茶黄牛方向努力之前,他找到了此前一直在做奶茶黄牛的吴语时。此时,吴宇时也在为茶颜悦色进驻武汉做准备。俩人交流想法后一拍即合,开始组建奶茶黄牛团队。团队中,有负责在队伍外寻找客人的,有负责排队买奶茶的,有负责保管买好的奶茶的。

第一步,吴语时在广场舞团队和社区中找到了四位退休阿姨。以他以往的经验来看,这四位阿姨非常适合在队伍中游离寻找客人。“年轻人不爱做这事,毕竟这是个厚脸皮的工作,其次退休阿姨更需要多一份收入”吴语时给退休阿姨的提成为。每卖出一杯5元钱。“负责排队的是按天算钱,一天100元”,其余的工作则由刘立和吴语时负责。

2020年12月1日,茶颜悦色武汉天地如期开业,刘立和吴语时的团队开着面包车早上五点在门店附近集合。面包车后面是两个大保温箱,排队者买完奶茶后将奶茶放进保温箱内,售卖者卖出奶茶后,从保温箱取出。值得一提的是,排队者只购买热门奶茶。

晚上八点左右,吴语时和刘立已经入账万元,刚开始代购费50一杯,中间一度涨价到80元。刘立表示,当时门店附近不仅他们一个团队,抢生意很难,而且有团队和茶颜悦色的店员有关系,连排队的环节都省去了。也有团队恶意低价,总是比自己的定价低十几元,种种因素夹杂在一起,他们知道该做出改变了。

为了增加自己的竞争壁垒,刘立和吴语时将目光放在了线上。

连做两个月后,除刚开业的火爆外,刘立和吴语时每天都收入都在几千元,碰到节假日也可到万元。刘立表示,收入已经一度超过做演唱会黄牛的时候。

线上线下“打配合”

刘立和吴语时的线上渠道放在了朋友圈内。

“一杯60元(含奶茶费用),四杯起送,五公里内配送费30。”在朋友圈售卖增加了远距离的销售单量,但是运输成本增加了。刚开始刘立和吴语时选择跑腿、闪送等业务,因为造价太高又变成了自配送。

正当吴语时和刘立开展朋友圈业务时,另一批奶茶黄牛团队,则开始在平台上售卖。

武汉的一家名为“茶彥悅色”的美团外卖店铺,店名明显打着茶颜悦色的品牌擦边球,进一步了解发现其主营业务为奶茶代买,品类包括热门的幽兰拿铁、人间烟火、声声乌龙等七八种,每杯奶茶的费用在50元左右,跑腿费则高达45元。

“我们担心奶油塌陷,所以就选择直接由自己人坐地铁配送。”店家表示,为了保证口感和质量,顾客在平台上下单的所有奶茶都由店家直接跑腿配送,平台上的外卖员不会参与配送。

店家向记者透露,自己有团队长期在线下店铺排队,下单后不需要太久就可以取到货,在武汉市内从下单到拿到手,顾客最多等一个半小时。

此外他还提到,顾客也在平台上加店家的微信,私下进行交易,这样的话就不会产生平台抽成,奶茶相应的单价也会低一些。天眼查显示,这家外卖平台的经营主体是一家贸易有限公司,经营项目是预包装食品销售。

在另一家“茶彦页悦色”的店铺中,商家向猎云网表示,自己是请了专门的人来运营外卖店铺。运营的人负责在线处理顾客的问题,保证顾客信任,以及在顾客下单后实时同步给线下排队的黄牛。

在外卖平台中,这类店铺的起送价较高,均为150元左右,较高的门槛无形拉动了销量和利润,同时几十元的配送也有较大的利润空间。类似的店铺在外卖平台上至少有七八家,其在平台内的资质均为超市类、副食类,均为借资质开店售卖。

无独有偶,今年四月茶颜悦色在深圳开店时,也同样引起了轰动。消费者先要在网上取号排队进入深圳文和友,再到茶颜悦色门店扫二维码抢号,抢到号之后排队才能拿到饮品,每人限两杯。

在深圳茶颜悦色门店的显眼位置,展示出“茶颜悦色不认同代排队、代购等行为”的显眼标识,然而在一号难求的情况下,互联网上却早已出现与茶颜悦色代购相关的产品,黄牛们把触角逐渐地伸向了线上,推出了抢号、代排等业务。

记者在淘宝上发现了一款标价10元的带有“深圳茶颜悦色”“顺丰代购”“拒绝假货”等字眼的商品,点进宝贝详情,显示具体的代购费用需要咨询客服。

“我们帮你抢排队号,百分之百能抢到。”客服表示一个号60元,可以买两杯奶茶,付款之后他们会把具体的电子号发送到个人微信,消费者自己直接排队去购买就行。如果消费者不想排队,他们也可以安排把奶茶送到家,不过需要提前预定,2杯150元,配送费一公里3元。

在淘宝上接到单之后,门店现场的排队人员会收到相应的排队取餐任务,与线上的负责人配合,共同完成这一单。

为了保证奶茶的质量,黄牛们一般会选择在闪送下单配送,“比如说4点的号,出茶时间是4点50分左右,我们约闪送,配送时间控制在40分钟,大概五点半就能送到你家了。”

分工明确、线上与线下的配合也让这门奶茶代买生意变得更加高效。

对于这些专业代排代买的黄牛来讲,仅依靠线下渠道获客显然不够,如今,利用好线上渠道进行引流,再通过线上线下配合行动,显然能接到更多的订单,提升销售的效率和销量。

黄牛为何进攻线上?

过去,在喜茶、奈雪的茶时代,奶茶黄牛们大多“驻守”线下。但如今,茶颜悦色的黄牛已经走到线上,试图依靠线上流量分一杯羹。

可以说,转型线上是目前奶茶黄牛们不得不做的“战略决策”。

猎云网在实地探访茶颜悦色武汉天地店时,采访到武汉天地广场保安,他表示,从茶颜悦色入驻武汉天地以来,他们与奶茶黄牛们的斗争便一直存在。

“我们每天轮班,赶黄牛,赶都赶不走。前几天我们保安队队长甚至和黄牛打了起来,黄牛赔了六万块钱。”被采访的保安告诉猎云网,尽管如此,黄牛依然每天掐点就到,风雨无阻。

除此之外,在茶颜悦色门店排队口,茶颜悦色官方也设置了喇叭广播,“由于黄牛等待时间长,产品口感不佳。”提醒消费者不要去黄牛处购买产品。

一方面,线下受制,奶茶黄牛们不得不转型线上,而另一方面,线上平台对于黄牛本身来说是一种增加抗风险能力的途径,不仅增加了远距离的销量,也为整体收益带来了一份保障。

根据支付宝数字生活平台发布的春季奶茶消费报告显示,3月,消费者出门逛街增加,奶茶门店的人均消费也增长了2杯,线上购买奶茶也多了1.5杯。

可见,外卖已经成为了比肩线下的重要渠道,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市场。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一份新式茶饮行业报告显示,2016年~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现制茶饮外卖订单数季度复合增长率高达38%。其中2018年全年,美团外卖奶茶订单量突破2.1亿单,“奶茶”成为外卖平台上的热搜词。

奶茶外卖市场正在领跑除快餐小吃外的正餐外卖市场。CBNData此前联合阿里口碑发布的一项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上海五大代表性商圈当中,奶茶咖啡等休闲饮品手机点餐订单量超过了所有快餐小吃外正餐笔数的总和。

此外,宅文化的盛行也让“线下”不再成王。黄牛也必须争夺线上这一重要资源。

但这终究是一个短期生意。

黄牛的线上化属于一种“钻空子”行为,一方面是茶颜悦色线下门店上,另一方面是在武汉茶颜悦色没有自己的外卖店铺。一旦这两种现象发生改变,奶茶黄牛的生意便不好做。而现在,变化似乎正在来临,3月23日,茶颜悦色联合创始人吕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会把武汉当作第二故乡,并计划2021年在武汉开五六十家店,想成为武汉的‘热干面’。”

在茶颜悦色扩张后,也势必同步线上渠道,奶茶黄牛们的生意都将受到冲击,刘立和吴语时表示还将等待下一个爆火的新品牌。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