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银环保80亿订单 “掩护”8名股东清仓进行时

原标题:乔银环保80亿订单“掩护”8名股东清仓进行时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环卫行业门槛低,竞争又激烈,即使拿下数十亿大单长单,侨银股份的“赚钱能力”依旧饱受质疑。而在市场信心缺乏之际,多位原始股东宣告“清仓式离场”,显然如此大的减持或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投资者对其关注,此外,减持同样也会在二级市场上造成股价承压。

5月6日公告显示,“环卫第一股”侨银股份再签下四个大标,合同总金额高达70亿元。公司表示,今年一季度新签订单总金额已近80亿元,稳居全行榜首。

然而从业绩上看,如此大举签单似乎并没有换来正面的反馈,侨银股份营收利润增长都颇为乏力。而公司股价也跌跌不休,相较去年末已跌去四成。

值得注意的是,股东们并没有选择与上市刚足年的公司共进退,而是选择迅速“离场”。公告显示,在原始股东限售股解禁的时间节点,十位股东中有八位宣告“清仓式减持”。

1

疯狂拿标80亿,难掩当前“不赚钱”

2020年1月6日,侨银环保作为“国内环卫第一股”正式登陆A股市场,似乎是为环保企业资本化开启了新世界大门。公司上市后的第一份年报也颇为亮眼,2020年营收同比增长28.87%,净利润大增186.03%,其中扣非净利润同比大增197.55%。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过,侨银股份也表示,除了营收提振外,去年净利润增幅较大的另一原因是受去年疫情免收增值税等影响。随着疫情逐步恢复,补贴退潮,公司的“真实”业绩也慢慢浮出水面。

4月28日,侨银股份公布了2021年一季报,业绩增速下滑,利润承压明显。

数据显示,侨银股份当期实现营收7.63亿元,同比增加14.7%,营收增速相较2020全年的28.9%大幅下滑。利润方面,归母净利率下滑1.6个百分点至13.1%;扣非净利录得0.85亿元,同比增长7.16%,相较前两个季度约为200%的同步增速,似乎踩下了“急刹车”。

分析观点指出,直接原因或来自经营费用的增长。具体来看,一季度费用率同比抬升3个百分点至14.2%,增长明显。其中业务快速拓展带动销售费用率同比抬升1.0个百分点,管理费用率在模式变化及业务拓展驱动下同样抬升1.3个百分点。

对于销售费用的增长,公司回应称,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公司加大业务拓展,中标项目增加,导致招标服务费与市场人员激励增加所致。

有趣的是,2021年至今,侨银环保共发布25条关于中标或预中标项目的披露公告。通过全国招投标网站公开资料统计,公司2021年一季度新签订单总金额将近 80 亿元,稳居全行业榜首。

公司一季度业绩增速放缓的背面,却是疯狂拿标的“盛况”。于是有机构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灵魂发问:为何公司拿单能力这么强,却没在营收里体现出来?

侨银股份对此解释称,收入增长与订单增长差异的主要原因是订单从中标到签订合同到项目实施到收入确认会有一个过程,尤其是去年底至今很多都是大订单,确认收入的周期较长,因此导致订单和收入存在差异。也就是说,这些“长单”短时间内难以贡献营收。

公司进一步表示,粗略统计目前在手订单中5年以上的项目金额占比超过90%。近年来随着城市管理综合一体化的项目越来越多,平均年限也在不断拉长。

根据5月6日的合同签订进展公告,4笔“大单”总金额超70亿元,而其中有3个合作期超过15年,最长服务年限长达30年。

其中,湘潭市城区公共停车场和停车位特许经营(BOT)项目总投资额为23.11亿元(特许经营期为30年),都匀市城乡环境提升服务一体化项目初始单价为1.34亿元/年(项目运营期限为25年),新城区城市环卫一体化建设项目服务金额为0.95亿元/年(项目合作期为15年),肇庆新区环卫保洁及绿化养护服务项目服务费总金额为1.02亿元。

2

解禁后,原始股东纷纷“清仓”

从市场表现来看,上市刚足年的侨银股份并没有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公司股价自从去年7月冲上31.2元/股的高峰后,便一路震荡下行,去年12月底至今,股价累计跌幅高达40%。

投资者本就不高的热情,似乎正在快速流失。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公司股东户数为1.61万户,较上期(2月末)减少1.13万户,降幅为41.16%,已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根据Choice数据,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用事业行业上市公司平均股东户数为5.73万户。

更重要的是,连原始股东都想“撤离”。上市刚满一年,十大股东中有9位等来股份限售解除,其中8位迫不及待地抛出了“清仓式”减持方案。

据统计,侨银股份的前十大股东(由于持股比例相同关系,数量共11名)中,有9名股东所持股份在今年1月6日解除限售上市流通,而其中8名抛出了减持计划。

1月9日公告显示,党忠民等5名股东计划在6个月内清仓各自持有的侨银股份的股份,5名股东合计持股2830余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92%。2月4日,侨银股份发布另一份股东减持计划公告,江淦钧等3位股东同样准备在6个月内清仓所持股份,其合计持有侨银股份2472余万股,持股比例达到6.03%。

提供一个数据作为参考,去年上市,侨银股份共计公开发行408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01%,而上述8位股东欲减持股份总计达到12.95%,可谓凶猛。

从减持进展公告来看,截至目前,党忠民、黄燕娜已清仓减持结束,两人合计减持700余万股,占侨银股份总股本的1.71%。其余股东仍有可能后续执行减持,届时可能对公司股价产生进一步影响。

对此,侨银股份的回应颇为暧昧:预披露减持是减持的必要前提,这并不意味着股东一定要减持,也不代表他们对公司没信心。公司表示,未来将继续努力经营,并通过加强与投资者交流等方式,将公司战略、运营、管理、技术等价值体系有效传递给市场,让投资者看到公司的价值所在。

3

“环卫股”之困

侨银股份成立2001年,主要从事城乡环境卫生一体化管理服务,具体业务涵盖城乡环卫保洁、生活垃圾处置、市政环卫工程和其他环卫服务。去年1月6日以“侨银环保”之名登录中小板,成为A股“环卫第一股”。

然而,公司乘着去年“环保股”之风上市,后续成长性与投资价值存疑。

环卫行业本身门槛较低,利润较薄,周期较长,又无法形成壁垒。例如侨银股份这样的环卫公司,商业模式其实就是“总承包+分外包”,在各个城乡地区投标,中标后再集人去做垃圾清扫。受到行业属性限制,即使是“环卫第一股”也难坐稳“环卫第一”。

于是,刚上市的侨银股份,正急于淡化身上的“环卫股”标签。2020 年 12月,公司更名为“侨银城市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由“侨银环保”变更为“侨银股份”。

侨银股份表示,目前核心战略有所调整,将向“城市大管家”转型,主要是指横向拓宽产业链,实现从环卫保洁,到园林绿化、从道路养护到公共物业服务等,提供城市综合服务。在公司去年新增的中标项目中,也包括了城乡环境提升服务一体化项目、公共停车场和停车位特许经营项目等环卫之外的业务。

一方面,环卫行业的蛋糕不容易吃,公司基本盘并不稳固。近年来环境保护政策支持不断加码,环保服务也由政府包办,逐步转变为了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行业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提升。而受政府购买新规影响,20年前三季度环卫订单平均服务年限下滑至3.2年,19年平均值则为4.5年。

另一方面,转向城市综合管理服务,或许也将面临与物业等其他行业的企业正面竞争的难题。市场观点指出,在物业公司纷纷上市,并不断“招兵买马”,收购地方性小型环卫公司的情况下,侨银股份未来拿单的竞争激烈程度也将更甚。

雪上加霜的是,税收优惠的退坡,也会给环卫上市公司的业绩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环保服务企业由于较为“脆弱”的商业模式,业绩受补贴政策影响也较为显著。如今的税收优惠政策为,所得税三免三减半或者增值税即征即退,力度不小。数据上看,侨银环保2015-2017年税收优惠合计分别为1969.31万元、1709.86万元、3071.32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高达33.05%、14.93%、29.63%。

据悉,侨银股份在去年疫情期间被免征增值税金额达到1.63亿元。公司表示根据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的相关政策,增值税减免只持续到今年一季度末。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